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焚烬者新书正版 功夫米老鼠:超时空武林大会 杨鹏 童书 动漫/卡通 卡通
  • 市场价格:128
  • 促销价格:128
  • 商品编码:560998232177
  • 商品分类:武林大会
  • 商品所在地:天津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8-27 04:55:06
商品详细信息 -

焚烬者新书正版 功夫米老鼠:超时空武林大会 杨鹏 童书 动漫/卡通 卡通

{该书,请联系客服确定具体发货时间!购买者务必注意此书销售价格高于定价,衡量没问题后再购买!}

基本信息:

书名:史上第一混乱(第3季):武林大会
作者:张小花 著
丛书名:
基本信息:
出版社:黄山书社
印刷时间:
版次:1
印次:
页数:305
ISBN:9787546104706
开本:16开
装帧:平装
纸张:胶版纸
正文语种:中文
内容简介:
  我,小强,没招谁没惹谁,被一个名叫刘老六的神仙老头忽悠成了神仙预备役,也就是见习神仙,专门接待穿越而来的历史大佬。  育才文武学校参加全国武术大赛,为了不使身份暴露,来历不明的好汉只得装傻充愣,笑料不断。怎料方腊八大王疑似重生,处处找小强麻烦…… ·查看全部>>
目录:

编辑推荐:
  史上最搞笑的小说!古代强人在现代的爆笑生活!网友惊呼:小花幽默震天地,《武林外传》都哏屁!  张冰:貌似虞姬的大学生,身段妖娆,舞姿曼妙,外号张半城,意思是半个城的人都在追她。  时迁:前世,轻功奇绝,地贼星鼓上蚤,“贼祖宗”。现世,刚出火车站就被扒了钱包。遇事先想好退路:每次打擂之前先准备好投降用的白毛巾。  秦桧:前世,史上第一奸臣。现世,墨髯飘飘,貌比潘安宋玉。此人洞悉人性的黑暗面,最擅挑拨离间!  曹冲:前世,曹操爱子,史上第一神童。现世,曹小象,小强的干儿子。超级可爱小正太一枚,一出场就深得孩儿他妈包子的欢心。  武松:前世,史上第一打虎英雄。现世,方镇江,民工。浑身蛮力,几招就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段天狼打成重伤。 ·查看全部>> ·《人脉是设计出来的(实战篇)》最新到货! >>·《单反摄影实拍圣经》全国独家首发! >>
作者简介:
  张小花,现居内蒙古包头市。雌雄莫辨,江湖人称无性花妖,有白痴与天才结合体的美称。白痴的得名是因为高考数学小花只得了26分(这是小花永远的痛),天才是小花的自称。《史上第一混乱》在网上掀起了搞笑风暴。网友惊呼:小花幽默震天地,《武林外传》都哏屁。另有评论曰:此书之于穿越小说相当于《鹿鼎记》之干武侠小说。 ·查看全部>>
书摘:
  第一章 上下五千年  赛场上风云突变,这是谁也没想到的,项羽放开段天狼之后,他的那帮刚回过神来的徒弟顿时炸了窝。有几个蹦上擂台去扶段天狼,更多的人怒气冲冲地扑向项羽,新月队的女孩子们“呼啦”一下把项羽围在当中,拉起架子蓄势待发,眼看一场旷世群架就要打起来了。在附近观战顺便维护秩序的三百名岳家军像一把快刀一样插进两帮人中间。段天狼的那些弟子们见三百岳家军人多势众且身手矫捷,知道架是打不成了,纷纷指着项羽和新月的人破口大骂。女孩子们也不甘示弱,依葫芦画瓢原样骂回去,一时间热闹非凡。好汉们本来摩拳擦掌要去帮项羽,但见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了,只好惋惜着又退了回来。  观众们也跟着疯狂了,他们挥舞着拳头和上衣,厉声高吼,很多人的血管在脑门上憋出个“十字”疱,状极亢奋。前排的观众包括一些已经被淘汰了的代表队选手们试图越过栏杆赶往事发地点,也被岳家军挡住,又发生了一些小混乱。今天到场的绝大多数观众都大呼过瘾,觉得不虚此行,这就像看球赛,射门固然让人激动,但要能看到裸奔的女球迷那才真正开心,属于意外之喜。  这时段天狼已经慢慢站起,他使劲推开想要扶住自己的两个徒弟,指着台下乱哄哄的场面沉声道:“让他们都给我滚回来。”两个徒弟急忙去把己方的人劝说回来。段天狼茫然地往四面看了看,好像不知身在何处,过了好半天才看见台上的裁判,他神情空洞地问:“我赢了?”裁判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可以走了吗?”  “……签个字就可以了。”  段天狼拿过裁判的纸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又往四下看了看,这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注视着他,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很显然他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像他这样孤傲的高手,在万众瞩目下丢了这么大的丑,很多人都想到他接下来可能会有过激行为,就连张清也在手里扣了一枚石子预备着。  段天狼签完字,四下里抱了抱拳,又冲台下的佟媛抱抱拳,然后招手带上自己的弟子,居然就此平静退场。不过谁都能看得出他脚步踉跄。  我认为项羽做得并不算过分,那一脚要是蹬上,轻则十天半个月。重则一年半载都不能恢复,不过是场比赛而已,何必下这样的毒手?  这边,佟媛已经缓过精神,她感激地对项羽说:“项大哥,谢谢了。”项羽对外宣称自己叫项宇。  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项羽身边,手有意无意地放在项羽腰畔,轻声笑道:“英雄救美哟。”淡淡的醋意却是人人都有感觉。项羽一怔,皱眉对张冰说:“难道我做错了吗?”张冰笑了笑说:“我只是开个玩笑嘛。”  佟媛先是抱歉地看了张冰一眼,然后转过头去,看着一直在身边护持自己的扈三娘,笑道:“姐姐,可惜我不能和你在擂台上相见了。”  扈三娘挥挥手:“现在说这些干吗,养伤要紧。”  佟媛说:“我没事了,倒是你的比赛……”  扈三娘一拍秃头,再看自己那边的擂台,裁判都没了。段景住凑过来说:  “裁判说咱们的比赛算你弃权.我连名都签了。”  佟媛抱歉地搂住扈三娘的腰说:“姐,有时间咱俩好好打一次。”  扈三娘一脚把段景住踢开,亲热地拍拍佟媛的肩膀:“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两人相视一笑,我却暴寒了一个,此情此景怎能不让人想起电影里东方不败和她(他)的小姘?  项羽现在已经成为人们注目的对象,他并没有半分的不自在,和张冰慢慢离开大家的视野。现在他终于又成了英雄项羽,唯一遗憾的是他身边的虞姬好像有点小心眼。  还有一件事我得操心,那就是如果别人问起我来我该怎么说,我很难解释一个包子铺老板为什么能有如此强悍的身手……  和育才的团体赛我想了很久该怎么打,话说人争闲气一场空,北京小青年虽然说话有点损,但也是为了“育才”这俩字,至于我们这个育才,好像已经有点过于引人注目了,而刘秘书那边,我想进了团体前八也算有一个交代了。在开赛初始,刘秘书一到有团体赛的日子就特别紧张,尤其是比赛刚完问结果,口气那叫一个提心吊胆,可是自从进了三十二强以后他反而不闻不问了。据吴用的分析,刘秘书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怕影响军心,口气重了怕有压力,口气轻了怕我们骄傲,所以索性放任自流,尽情发挥;不过据我分析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原因,我的分析是:进了三十二强以后,他就可以看电视直播了。  我猜老刘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了,本来嘛,一个建在荒郊野地龙门客栈似的学校能在高手如云的比赛里闯进前八还想怎么着?他当初支持我们未必不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现在死马变黑马,够意思了。  所以要不要进前四,我一直从昨晚上想到今天早上,到开始穿护具马上要上场了我还在想,结论是对方如果真的很强,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就此收手。  毕竟现代人练功不易,为了一句意气之争就断送人家几十年的辛苦有点不厚道,要是气不过大不了比完赛让时迁把丫们的钱啊证件啊什么的都偷了……  我胡思乱想完,刚打算把我的决定告诉林冲他们,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吃了一惊,是组委会主席!  我不知道这老头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棚子里,只能小心地赔着笑。老头倒是很和蔼,他笑眯眯地看了看棚子里的好汉们,对我说:“跟我走一趟吧。”我愈加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期期艾艾地说:“我这还有比赛呢……”  没想到这老家伙很干脆地说:“反正也用不着你,跟我走吧。”  “您身为组委会主席和评委,这么说是不是对我们的对手有失公允?”  主席笑着拍了我一把:“少废话,就说我特批的,你们可以只用四个人比赛。”我觉察出来了,他这一掌不轻不重暗含警告。我只好苦着脸把刚穿上的防护服扒在地下,说:“那走吧——”  林冲道:“小……萧领队,我们的比赛怎么打?”他的意思我明白,就是问该输还是该赢。随着比赛到了尾声,好汉们也迫不及待起来,丝毫不用怀疑如果今天结束比赛他们明天就会一起出现在开往梁山的地铁上。  问题是我该怎么说,难道能当着主席的面说“能输就输吧”?  我只能很隐晦地说:“还是按原计划。”  林冲点头:“明白了。”  主席临走还不忘跟好汉们打个招呼,不得不说这老头确实没什么架子。  可是一出门他的脸就变了,背着手在前面一声不吭地带路。我只能忐忑地跟在他后面,我们拣小径又来到上次和一帮掌门人见面的屋子里,其他四个评委都已经去观赛了,只有一个小年轻在打扫卫生。主席习惯性地端起他的玻璃茶杯,回过头对我笑了笑,说:“坐吧,萧领队,找你来就是闲聊,不要想太多。”  外面还有我的比赛,他身为组委会主席却找我来闲聊?反正我不信,静等他后文。  主席见我表情严肃,笑道:“是真的,昨天我是一夜没睡好啊,其实就是有点好奇。”  我在沙发上拧着屁股说:“您说的是?”  主席端杯凝视窗外,正好有一队岳家军战士远远地走过去。他指了指说:“这些学生都是你手把手教出来的?”  “呃……不是。其实他们是我在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找到的,见他们身体壮实,就免费招过来了。”  “哦,我也想,这些孩子不可能是一个人教出来的,昨天我才发现他们之中不少人跟人交手用的都是古拳法,个别招式只有残缺记载。”  “嘿嘿,是吧?可能都是祖传的吧。”在中国,祖传这两个字是游离于迷信和科学之间的一种神秘学问。可以解释很多事情,尤其适用于武术派别。  果然,主席点点头,撇开这个话题不提,又问:“团体赛上你的那四位队员都是咱们本地人吗?”  “……山东的。”  “山东的武术名家我也知道一些,可这四位我还是第一次见。”  “……是我从另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找到的。”  “这么说这四人和你那些学生们还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主席呵呵笑了起来,“萧领队游历很广啊。”  “是呀是呀。咱们中华民族可是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啊。”我驴头不对马嘴地说,突然间又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章 铁砂掌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预感,我现在正在面对的这件事情如果非要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痴迷武术的主席发现林冲这帮人以后见猎心喜,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关于他们的信息。可这个解释只能是自己骗自己,我小强是个小人物,可正因为这样,危机感才特别强。我本来就是一个靠坑蒙拐骗赚点黑心小钱的当铺伙计,凭着智勇双全和幸运之神的眷顾——当然,如果你非要说我是靠流氓心态加板砖再搭配以刘老六的胡搅蛮缠才有的今天那我也没办法,反正我现在是小酒吧开着,小别墅装着小美人——看着。总之,我觉得不是每一个流氓都能有我这样的成就的,所以也就特别珍惜。鬼才知道我为什么会阴差阳错地领着一帮土匪在这里出风头,总结起来无非是因为张校长的面子和刘秘书的票子,面子是过期了的老面子;票子是对一个学校来说什么也于不了的一点票子。  主席见我眼珠骨碌碌转,拿起一只玻璃杯给我接了一杯水递到我手上,说道:“你说的这种事情我倒是也遇见过,中国地大物博,所谓世外高人肯定也有不少。”  我急忙点头:“哎,就您是明白人。”  主席笑眯眯地看着我端杯的手说:“萧领队果然是好功夫呀。”  我“啊”的一声扔掉杯子,才发觉手里的水杯像烙铁一样烫,我吹着手上的水疱,一个劲地跳脚,这老家伙故意拿了一杯热水试探我。  主席笑道:“我还以为萧领队练过铁砂掌,想不到是比铁砂掌更高一层的神游物外,苦悲大师要在,肯定得赞不绝口了。”  我也看不出老家伙是说真的还是嘲笑我。那个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过来把玻璃渣子扫走,他直起腰看着外边说:“萧领队,你们育才已经赢了两局了。” ·查看全部>>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 上海蚂蚁搬家 足球跟单软件 秒速赛车 至尊国际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