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水管三千平行交叉(七)-年糕芋头小圆子

发布时间:2014-05-08编辑:admin阅读:468

    三千平行交叉(七)-年糕芋头小圆子
    第八章何书煜,我今天没洗头
    “郑苒苒,你也别太难过。我觉得这个星期大家都尽力了,挺好的一过程。”
    张芃站在桌子外面,隔着何书煜安慰她。
    差0.02分。
    只差一点点,六班就能考过实验班。
    何书煜贱贱地帮她回复班长:“嗨,谁让她心血来潮帮咱们班揽这么一瓷器活,傻不愣登的。”
    郑苒苒抬手就往傻狗的后脑勺上抡了一掌。
    有个问题郑苒苒一直没有好好梳理过。还没等她把这件事想明白,实验班那边有了动静。
    实验班虽然还是考过了六班,但是也很想要六班的愿望——实际上是全校同学的愿望成真,所以签了请愿书交到了教务处,要求学校允许同学们以后能在运动会入场的时候穿自己想穿的任何衣服。
    故事要倒回去讲一讲。
    曾经那个看上去总是与世无争般的少年,在班会上征求大家对服装创意的意见,然后他想出了签请愿书的主意,一呼百应。请愿书交给侯永昌之后他批准了,而这个少年却被自己的班主任狠狠罚了一顿,在班里说他“不务正业煽动情绪”。
    当年的郑苒苒在座位上埋头听刘军训斥宋杭,心里全是不忍——尽管他看上去永远都是云淡风轻,甚至挨骂的时候都能有一副看上去毫不在乎又不会让刘军觉得他油盐不进的表情,但是郑苒苒还是很难过。那种心情与男女之情的护短全无关系,而像是,看到自己珍之重之只敢远观的雕像被顽劣的游客涂鸦。他小时候也会很调皮吧,会爬墙上树摔盆打碗,会尿床,被妈妈追着打,可是郑苒苒完全想象不到哎,在她的想象里,他就是永远温和待人,也被人温柔以待,所有的谩骂、诋毁,甚至挫折、折磨,都不能和他发生关系。
    哪有这样的男生。
    或者说,哪有这样的人啊。
    郑苒苒人不傻,从十六七岁就很聪慧。唯独这件事上绕不过去。
    十年过去了,她还是在同一个地方摔跟头。
    她为什么要急急忙忙去找侯永昌,提了个跟实验班比成绩的馊主意?
    因为这次她不想看宋杭挨骂了。她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了,一个人扛过了很多事情,足够坚强到可以去想办法来保护自己心里那个美好的男孩子。那是郑苒苒少女时代遗留下来的执念。
    少年情事就是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里你拯救我我超度你的英雄梦想。肤浅仓惶,唯独珍贵的是等年龄再大一点就来不及了。
    这种渴望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她当时忽略了一个事实:在这个时空里山中老人,宋杭没有当请愿的领导人。大家让张芃去问刘军的意见,刘军回到班里发火,宋杭帮其他所有出谋划策的同学顶罪,然后郑苒苒去找侯永昌——
    宋杭提议签字请愿的环节,中国十大水管没有了。
    她以为自己是因为担心六班考不过实验班才那么心烦意乱,现在恍然大悟,慌乱的源头是她忽略了这个细节。有什么东西,如果她仔细想一想就会觉得毛骨悚然的东西在那里,而她没有看到,所以她才那么忐忑不安。
    想到这儿,还没有个头绪,就有同学在指责郑苒苒了:“为什么要代表我们大家跟实验班挑战?明明是我们班的主意,他们实验班插一杠子是干什么?”
    郑苒苒还没说话,何书煜站起来反击回去:“禇小旗你说话不能太过分。当时大家都答应了会为了这个挑战尽全力的,现在愿赌服输,实验班去帮忙争取是他们的事情,跟郑苒苒有什么关系?”
    郑苒苒在后面拉了一下何书煜的袖子示意他坐下,傻狗转过身来闷闷地说:“别理这帮人。”
    她点点头,心里突然涌起一股疲劳的酸楚。
    宋杭,为什么?我现在才想起这些事情的顺序,好像是我搞砸了……可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呢?
    事情最大的转机来自侯永昌。那天实验班的同学拜托陈歌去交请愿书,陈歌想了想,让杜知鱼去了。
    说到底陈歌还是很聪明。
    他知道这是郑苒苒的事情,拜托杜知鱼,她一定会答应,而杜知鱼又特别招老师们喜欢,所以她过去,被采纳的可能性会大很多的。
    那个时候,实验班的同学已经都知道陈歌在追杜知鱼了,只不过碍于女主角实在是太过面瘫,弄得大家连玩笑都不太敢开,现在他们喜闻乐见地发现:陈歌有成果了啊!他竟然请动了杜知鱼!
    杜知鱼还没说明白来意,侯永昌就说:“怎么样,看看六班那群孩子的劲头?杜知鱼,有危机感了吗?”
    杜知鱼笑笑。然后把班里同学的愿望代为转达。
    他答应了。
    前提是不能奇装异服。彭程程
    有喜欢火影忍者的同学想穿动漫周边,被不喜欢二次元的同学否决。
    有人想穿国外的校园制服,但是宋杭觉得这个本质还是校服,看似有个性其实还是老样子。
    大家决定让周羡想个主意,他抠了一会儿手指甲里残余的颜料,幽幽地说:“要不我给你们人体彩绘吧。”
    班里寂静两秒。
    张芃反应过来跳上去把他的头夹在胳肢窝下面:“臭小子你再说一遍王晓滨!”
    周羡笑着求饶:“放开我放开我,我这回好好说。”
    张芃松开他,周羡五指理一理头发,问:“你们知道王乐天吗?就一个工人,复兴汉服的,前两年在公开场合穿过汉服。大家可以回去查一查,我觉得我们可以穿这个,能体现个性还可以弘扬汉文化,省得学校说我们崇洋媚外瞎胡闹……如果这个方案能通过的话我帮大家画一版男女的设计图,找个服装厂订制一下就可以,保留样式牺牲布料,应该也不会很贵。”
    太好了。
    好像兜兜转转事情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郑苒苒暗暗期待着运动会到来的那一天。汉服热刚刚兴起的时候,七中2005级六班的同学们就曾经全班汉服吟诗为运动会开幕,这是一件让六班全体同学很多年后想到都还觉得自豪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的衣服可跟古风圈二次元的争论毫无关系,粉色上衣和青色的襦裙,墨色的长袍和月白的花纹,郑苒苒的汉服记忆,是“浴乎沂舞乎风雩咏而归”,是“乳虎啸谷奇花初胎”,是“往昔峥嵘岁月稠”。
    那天六班一入场就听到操场上欢呼惊叹的声浪。
    运动会,对于一小部分健壮青年来说是枪响和跑道,铁球和沙场。而对绝大部分疏于锻炼的普通青年来说,运动会是板凳、零食、手机、广播稿,和“你看你看某某班的谁谁谁过去了”。
    乔初雪是前者,郑苒苒是后者。
    何书煜被张芃忽悠报了跳高,因为班里的运动员实在太少太少了,张芃拍着在喝水的何书煜,说如果能报名就送他一张魔兽的点卡天颂雅苑。
    郑苒苒在一边心想张芃真是下了血本,看到何书煜一口水还没来得及咽下就跟张芃拳对拳:“成交成交。”
    郑苒苒被安排的任务是写广播稿给运动员加油,所以她要搬一张课桌到操场。
    运动员去检录,班长带领同学们在操场候场等待入座,只有郑苒苒一个人留在教室里要把课桌搬下去。整个教学楼空空如也,她三步一停,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
    她想了想,觉得蛮力不行就得讲究技巧,于是双手抠住课桌的一边,面朝桌子倒着下楼,打算把它拉下去。
    哐。哐吴四宝。哐。
    在空荡荡的楼梯间里课桌腿和台阶撞击出巨大的响声。明明是无助的一方,面对这纯然的寂静,郑苒苒却偏偏有种制造噪音的紧张和负罪感,以至于没有听到有人喘着气跑上来。
    突然她的腰被扶了一下。
    大概是对方觉得如此不妥,于是他碰了一下又很快收回了手。郑苒苒回头,看到何书煜气喘吁吁,脸上全是汗,一双眼睛晶黑地看着她。
    “郑苒苒瓦萨比,这是谁给你想的创意?你不怕摔下去啊?”
    傻狗。
    “我搬不动啊。”
    “搬不动找人帮你啊?”
    郑苒苒瞪着眼,环顾四周,指了指楼上:“嗯,找人帮我,可现在这个楼里连个鬼都没有了好不好?”
    “行了行了,我帮你搬下去吧。”何书煜又是万年不耐烦的表情。
    郑苒苒搬起一边何书煜搬起一边,她正过身子来,问道:“你不是检录去了?”
    “完事了。回到咱们班的看台之后我看自己同桌怎么没了,不是上厕所掉里头了吧,我心想我得去捞她啊,但是不行,她是个女的我去不合适,我就找乔初雪,但是乔初雪检录还没回来,我就问张芃你哪儿去了?张芃一拍脑袋说把你忘了,你得搬张课桌下来,那我想我去帮帮你吧,然后一上到三楼就看见你跟演驱魔人似的倒着下楼。”
    郑苒苒被逗得前仰后合。
    班里第一个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是乔初雪。
    乔初雪站在起跑线上,穿着一件荧光绿的上衣,黑色短裤王保长新篇,高高的马尾梳起来,额前没有一丝儿碎发。她本来是偏黑的皮肤,此时毫无遮拦地站在如瀑的阳光里,竟然显得通透白皙了许多。她做好了起跑姿势,神情无比专注。郑苒苒掏出跟妈妈借的索爱,对准乔初雪拍了一张。
    她不太习惯这样的像素。
    端详了一会儿,那边开跑了,后面的同学都涌到看台栏杆这儿,呐喊着“乔初雪加油!”
    郑苒苒放起手机,跟着同学一起大喊。
    这时候的乔初雪啊,像一只健美的麋鹿,双腿奔拔的速度和她做数学题时的思维一样快。
    四百米,一圈的长度。只一会儿乔初雪就给六班拿下了今天的第一个第一名。
    郑苒苒在班里最聊得来的几个人都有项目,乔初雪是个人跑和接力跑,何书煜跳高,宋杭三千米长跑,甚至张芃都去投标枪了。她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孤零零地吃零食,孤零零地听歌,孤零零地写稿子。
    到下午的时候同学们的热情似乎也被一上午的阳光蒸发了差不多,没有早上那么热烈。乔初雪今天的项目结束了,回到班里来看到郑苒苒一副晒得枯萎的样子,陪她坐下来。
    郑苒苒把头搭在她肩膀上,乔初雪推开她:“要不要脸呐,明明是我在外面跑了一天——”
    话音刚落,张芃跑了过来,看到郑苒苒说:“郑苒苒别玩了,何书煜扭伤了汤兰英,你陪他去医务室!”
    郑苒苒抱怨:“让你找个靠谱的,他平时运动吗你就让他跳高。”
    张芃连忙解释:“跳高没事,他是比赛结束之后不知道让谁绊倒了,摔得那个狠。你快过去吧我先走了。”
    郑苒苒站起来,将要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乔初雪:“你去?”
    乔初雪悚了一下,问:“不是让你去吗?我去干嘛?”
    郑苒苒想了想:“我还得写稿子。”
    乔初雪摇摇头,眼皮垂下去:“差这会儿啊?你这些稿子一会儿交广播台是吧,我帮你交。你快去吧。”
    郑苒苒心里叹了口气,转身朝运动场跑去。
    医务室里还是上次那个脾气不太好的校医。
    她一边给何书煜上药一边说:“你们这群孩子啊,一年到头就光指望这两天活动,一活动就受伤。今天都来几个了!”
    裹好药她拍拍何书煜的脚:“小伤!到那边床上歇会吧。”
    郑苒苒蹲下来,煞有介事地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心里排练了一下怎么挤兑他,还没说出口,就感觉有只爪子落在了自己头上,特别温柔,还有点怯怯的,带着微微的汗湿。
    他按得那么准,说不定郑苒苒头上就有这么一个机关,你碰一下,她就能突然明白。
    她突然明白为什么何书煜对自己老是那么不耐烦,突然明白为什么他看到宋杭和自己在一起表情就变得不自然,突然明白为什么他对自己永远没有一句好话可是别人一说她不好他就不乐意,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会着急跑回来帮自己搬桌子。
    你回头去看少年时代的故事,真的有这么多曾经被淹没的转折。她当年怎么就没发现呢?到底是他藏得深还是自己太傻了?
    那一刻她有点沮丧。
    原来他跟自己和乔初雪的铁三角,也只不过是因为你喜欢我我喜欢他而连接起来的?
    要说少年有情是真的有情,随时随地都有把一颗水珠当成汪洋的多愁善感,要说少年无情也真是无情——你傻啊,要不是喜欢你,谁有工夫费尽心力跟你做好朋友。
    她简直有点生气。
    何书煜,你是不是喜欢我?
    差一点就要当成一句质问脱口而出。
    大概是她低头沉默的时间太久,爪子的主人开始慌张,手心的力量不再有那样温柔的笃定,开始迟疑地抬起一点,就快要离开郑苒苒的头发了。
    然后郑苒苒抬起头仙傲九霄,认真地看着他,说:“何书煜,我今天没洗头。”
    何书煜尴尬的表情一下子放松,嫌弃地收回手,还在郑苒苒的上衣上抹了两下:“我跟你说我一男的还天天洗头呢你丢不丢人。”
    郑苒苒满不在乎地拂了拂头发,说:“我觉得挺干净的。你在这儿歇着吧,我回去交稿子。”
    “把我扔这儿啊?我上午还帮你搬桌子!”
    “医生都说是小伤啊!”郑苒苒翻了一个白眼,“待着吧。”
    何书煜在后面追骂:“你再翻白眼吧!你就是白眼狼!”
    “幼稚!”
    等她彻底消失在门外,何书煜安静下来,盯着墙上五颜六色的充电器。
    然后他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他也不知道自己对不起谁米虫的春天。
    郑苒苒心乱如麻地回到班里,乔初雪拉住她,问:“你认识丁文宣啊蕊肤雅?”
    郑苒苒心想这人父母起名字也真是狂傲,竟然叫文宣,怕又是名不副实,摇摇头。
    乔初雪提醒:“就那个广播站站长。”
    郑苒苒无所谓地敷衍:“嗯怎么了?”
    “他看到广播稿上是你的名字,让我告诉你,常欢艺考落榜了。常欢是谁脱毒舒胶囊啊?”乔初雪问。
    整个操场上空响着嘹亮的广播声音,运动员们如离弦的箭,如奔驰的马,如这如那,如此如彼,来回往复的声波震动着浑浊的空气。
    常欢落榜了。不可能。
    这不是她的2007年。
    如果这些天莫名的慌乱也是一场长跑,那么跑得腿都快断掉的郑苒苒,终于快逼近终点线了。
    没有预告……因为下一章标题还没想好
    是的小说标题定下来了!
    本来定的题目就只有平行交叉这四个字,但是我去查了查,发现之前有人写过一个叫“交叉平行”的小说,所以又做了一点改动。这个标题应该还会再改,但是不像之前那个小行星是随便起出来的标题,是有含义在里面的了~(用了六次的那个标题真的是随便起的随便起的随便起的……)
    之前跟朋友说过,整个小说除了郑苒苒回到十六岁重新经历高中故事的青春校园线,还有一条线用来解答她的时空疑惑,到这一章,基本上,留给女主角的线索都给得差不多了,后面这两条线的“平行交叉”就会显露得更明显,然后后面的故事也就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校园小说,会更丰富的
    照旧,感谢大家的阅读!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