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三国计无遗漏言必有中的传奇谋士-三国

发布时间:2014-09-23编辑:admin阅读:457

    三国计无遗漏言必有中的传奇谋士-三国弗格森自传


    中国有一句古话春信公棚,叫“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这句话最早的表述者,是老子李耳,出自《道德经》的第三十三章,说的是能了解他人的人聪明,能了解自己的人明智。对于生于乱世之时,常伴君王左右的谋士,能清醒地认识主公、能谨慎的保全自己,这才是最聪明的,最难能可贵的本领。
    在三国星光灿烂的众谋士之中,有谁可担当“知人自知”这句评价?
    是能呼风唤雨的诸葛,还是风流倜傥的公谨;是算无遗策的奉孝,还是王佐之才的荀彧?他们个个都是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几句话都能改变历史的大人物,但愚以为安敏捷,诸葛虽多智而近妖,但在军事上,前有不听主公之遗言错用马谡之失,后有以多攻少而退于郝昭之败,他只是善于治理内政,按陈寿的话就是“治戎为本,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公谨虽风流,但被诸葛耍的团团转(只看演义,不翻正宗的历史课本),“赔了夫人又折兵”,后被气死,未免格局不大、气量太小;奉孝虽智可惜体弱多病,不长寿,英年早逝;荀彧聪明只是不善自保而结局太惨,真正能计无遗漏招招致命、又善于体察上意得以善终的顶级谋士,恐怕唯贾诩贾文和一人了!

    但贾诩在《三国演义》中的出场并不光彩。
    在董卓被诛之后,余党李傕、郭汜等人本欲作鸟兽散,贾诩为自保,劝李傕返攻长安,为董卓报仇 。李傕听从了贾诩的话,杀回长安,使汉室急危,生灵涂炭,因此有人称“贾诩片言危国扰群雄”。 因贾诩这段片言乱国、使百姓受难的经历,历史上一些人对贾诩的评价很低,认为他不顾天下大义,只一心为保全自己,可谓“毒士”,可是话说回来,就算贾诩不劝李傕素冠荷鼎,李郭西逃山田五十铃,张煜枫以当时的情况,在王允和吕布的“辅佐”下,汉献帝也难以掌权,东汉末年,汉室朝廷这棵大树,已经从根烂掉了,不但有“癣疥小疾”,更有“心腹大患”,朝廷禁锢善类,崇信宦官,天下盗贼蜂起,人心思乱,世间烽烟四起,刀兵遍地,正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真实写照。
    贾诩为此事,耿耿于怀,一生不安敲咚咚,李傕等以贾诩之功欲封其为侯,贾诩说:“此救命之计,何功之有!”(《三国志·魏书·贾诩传》)。李傕等又让贾诩为尚书仆射,贾诩说:“尚书仆射,诩名不素重,非所以服人也。纵诩昧于荣利,奈国朝何!”(《三国志·魏书·贾诩传》),坚决不受。
    建安三年(198年)三月,曹操南征张绣,不久,曹操闻袁绍欲趁虚袭取许都,便立即撤退。张绣亲自率兵追击,贾诩劝阻说:“不可追,追必败。”张绣不听,强行追击,被曹操亲自断后击败。贾诩这时又对张绣说:“赶快再追,一定会获胜。”张绣说:“不听你的建议才落到这种地步,现在已经败了,为何要再追?”贾诩说:“形势已经起了变化,赶快去追准能获利。”张绣听从贾诩建议,收集散兵,再行追击思乡酒,竟将曹操后卫部队击溃。得胜后,张绣问贾诩请教是怎么回事,贾诩解释说:“将军虽然擅长用兵,但绝非曹公敌手。曹军虽然刚撤,但曹公必然亲自殿后,我们的追兵虽精,但将领比不过他们嫡女贤妻,他们的士兵还很有士气,所以我知道将军你必败。曹操之所以还未尽力就已撤兵,一定是后方出了事,所以击破将军的追兵后,一定会全力撤退何佩儿,留别人断后,他留的将领虽厉害,却比不上将军,所以我知道将军用败兵也能取胜。”张绣大为佩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官渡之战时,袁绍强而曹操弱,但贾诩却力主曹操与袁绍决战,后曹操以少胜多。赤壁之战前,曹操强而孙刘弱,但贾诩却认为应安抚百姓而不应劳师动众讨江东,曹操不听梦回台儿庄,结果受到严重的挫败,曹操有生之年再不南征。刘先主亡后,曹丕想趁机一统天下,问计贾诩:贾诩认为群臣中暂时还没有人是诸葛亮对手,即使曹丕亲征也不能保证得胜。曹丕不听贾诩的劝阻,在司马懿的蛊惑下伐蜀,结果很多士兵战死沙场,最终无功而返。这是贾诩与司马宣王之间的一次较量,也许那时,司马宣王还嫩着呢!
    在曹魏继承人的确定上,曹孟德左右为难,摇摆不定,曹操知道贾诩有知人之明,便问贾诩何人可立,贾诩不答,他深知疏不间亲的道理,在立后嗣王储这样的大事上,任何疏忽的回答足以致命,当刘大耳问孔明立何人为后嗣时王令浚,孔明曰:‘此家事也,问关、张可矣。’也不敢擅自回答。所以,贾诩沉默了,但曹孟德再三追问,贾诩才以袁绍、刘表为例,暗示曹操不可废长立幼,从而暗助了曹丕成为世子。黄初元年(220年),曹丕称帝,拜贾诩为太尉,封魏寿乡侯。
    贾诩之善终,正是他为人谨慎、善于自保、不贪功、不嚣张的缘故,他事事谨言慎行,时时如履薄冰,处处如临深渊。他知道自己不是曹操的旧臣,而“策谋深长,”怕被曹氏猜疑,便对采取自保策略,闭门自守,不与别人私下交往,他的子女婚嫁也不攀结权贵。
    最终他死时七十七岁,谥曰肃候。
    贾文和之墓,就在许昌市西北角圣城风云,一个孤零零的大土堆,伴随着几百年的风雨,一代传奇谋士,静静的躺在那里,任凭后人的喜笑怒骂,留下了神一般的传说,行文致此,我想起了风光一世的李斯丞相在被腰斩前的临终感言:“牵黄犬,出东门割草船,逐狡兔,岂可得乎?”呵呵,贾诩之策,其有错乎?(文/刘保国)
    赞赏 老师会持续出好作品

    你的分享与点赞是最大的鼓励,欢迎下方留言交流!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