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先锋网三年前我甩了他!没想到三年后我却要求着他上我,这是报应吗?-言情360

发布时间:2014-06-02编辑:admin阅读:360

    三年前我甩了他!没想到三年后我却要求着他上我,这是报应吗?-言情360


    “不要!”叶紫猛然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汗水从脸颊滚落,惨白的唇不停地颤抖着,墙壁上斑驳的痕迹及空气中极重的霉味让她回过神来,原来又是梦,还好,还好……
    三年了,这样的梦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每次醒来她都感到万分庆幸,当初和凌晨分手是对的,虽然叶家终究是败落了,但她保全了父亲,保全了凌晨,也保全也自己,哪怕这三年来,她过着蝼蚁尚且不如的日子,她也觉得值!
    只是父亲昂贵的手术费,靠她上班这点工资要何年何月才能凑齐,父亲的身体拖不起了……
    上班!
    她猛然抓起床头的小闹钟一看,老天,迟到了!
    今天是新老板视察的日子北邮教务处,她这个负责接待的前台接待员竟然迟到了,那位凶恶的老处女上司非得扒了她的皮不可,而且这份工作是唯一的好友田一一托关系给她介绍的,她上班不过两个月,还在试用期间,万不能迟到的呀!
    起床洗漱换工作服出门,她如一阵风似地飘到了公司,先来了个主动认错,以求得宽大处理:“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下次绝对不会了!”
    没有以往上司谢玲红尖叫骂人的声音,同事的嘲笑讽刺也没有如期而至全职斗神,四下安静得像没有人一般。
    叶紫心头袭来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慢慢抬起头看去,只见得红地毯两边站满了公司的同事和领导,皆诧异地望着她,本来应该在前台等着抓她错处的谢玲红也在人群中,双眼喷火,红地毯中间,公司的前任老板程吏满脸愤怒地盯着她,他的身边,站着一名容貌俊美,清冷刺骨的男人,她看过去时,他正冷漠而不悦地朝她看来。
    叶紫望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是他,凌晨,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消失了三年,他终于出现了!
    没想到他竟然是星辰公司的新老板,他变了好多,以前他不会这么冷这么倨傲的,这些年他究竟去了哪里?
    她激动冲向前,难掩满脸的喜悦:“凌……”
    “她是谁?”冰冷的话语阻止了她向前的步子,她僵在那里,看着满身透着不可侵犯的冷傲男人厌恶地转头问程吏。
    “对不起,凌总,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前台接待,试用期都还没过,不懂规矩,您大人有大量,万不可因为这样一个人坏了兴致。”人事主管谢玲红在程吏吃人的目光下,硬着头皮走出来介绍并安抚。
    “我以为这就是你们迎接我的诚意?”凌晨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搂过旁边妖娆妩媚的女人,中华先锋网如领袖一般站在众人之前,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冷笑,毫不掩饰的讽刺眼神朝叶紫射去。
    “晨,我脚疼。”女人依在他怀中,小声撒娇。
    凌晨体贴说:“那我们上楼休息。”
    “嗯,晨,你对我真好。”女人炫耀似地朝叶紫看了一眼,一脸幸福。
    叶紫的眼睛被这一幕刺痛,心像被人用无数个勾子勾住狠狠拉扯一般,痛得窒息。
    凌晨搂着美人上了楼,公司一众高层像拥簇皇帝一般跟随而去。
    谢玲红蹬着高跟鞋跑到她面前,骂声如雷,而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隐约知道,她被炒了!
    走出星辰公司,阳光异常刺眼,她眯着雾气氤氲的双眼望着这个才上了两个月班的地方,惆怅得无以复加,失了工作,她该如何向一一交待,又该如何为父亲凑齐手术费?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将叶紫拉回了现实,她拿出手机一看是医院的电话,手指颤抖地按了接听键,电话那头果然传来着急的声音:“叶小姐,你父亲病情加重袁占亭,你赶紧过来。”
    把凌晨带到办公室,程吏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办公室的摆设和装簧,便识趣地带着人去准备开会事宜,将若大的办公室交给了这对‘恩爱’的男女。
    门被关上后,凌晨立即松开怀中的女人,冷冷地丢出两个字:“出去!”
    女人摆正脸色,应了声是,打开门背脊挺直地离去,她乐小雅不过是凌晨的秘书,奉命陪他演戏而已贝尔菲戈尔,她清楚,这辈子凌晨的身边,绝不会是她!
    凌晨松了口气一般坐在沙发上,闭上了有些疲累的眼睛,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永远无法忘记的画面。
    叶紫,一个他用命去爱的女人,竟然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他,投进了别人的怀抱,不但如此,更要对他赶尽杀绝,呵!
    他冷笑一声,既然今日是叶紫所给,他总该给她点回报才是!
    “总裁,各股东和上层管理人员都已经在会议室等候,请您前去……”刚刚出去的女人一副职业面孔走进来,恭敬汇报。
    凌晨扬手阻了她的话:“乐秘书,帮我查个人。”
    开完会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凌晨率先从会议室出来,乐小雅捧着一叠资料在门口等他,他接过资料进了电梯,乐小雅边跟进去边解说:“三年前,她与许家公子结婚前日因为聘礼的事情闹翻了,许家恼羞成怒吞并了叶家,叶家退出Y市商界,从此败落,宁世宁更是得了严重的肾衰竭,需要昂贵的手术费,这三年来她都在努力凑钱给叶世宁做手术,到星辰上班不过两个月,我查到这份工作是楚副总帮她介绍的。”
    楚林?他竟然还与她有联系?
    凌晨快速看过资料,然后啪地一声合上,递给乐小雅:“用夏东辉的名义举办一场选妻大赛,聘金五百万,尽快办好。”
    真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你叶大小姐也有今天,缺钱是吗?现在我凌晨最多的就是钱了,这五百万就当是我对你当年的回报,来日方长,我一定好好陪你玩!
    “是!”乐小雅沉了片刻,应下。
    凌晨宛如帝王一般雍容地走出电梯,在众人恭敬的目光下,带着一众保镖离开了公司。
    豪华轿车一会儿便消失在马路尽头,乐小雅边进了自己的车子边戴上耳机打电话:“喂,郑总,韩泰善我已经按你说的把资料给总裁看了,嗯,他信了,我想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好,我会随时向您汇报总裁的情况,您放心!”
    挂了电话,她踩下油门,快速追了上去。
    叶紫风风火火赶到人民医院,熟门熟路地跑到低级病房,正巧遇到医生从父亲的病房里出来,她拽着主治钱良紧张问:“钱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你爸爸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再耽误下去恐怕无法承受手术带来的重大损耗,叶小姐夺情霸爱,我建议还是尽快给你爸做肾脏移植手术,他已经错过了最佳手术期,不能再错过最后的时机。”钱良说罢看了叶紫一眼,叹了口气带着护士离去。
    叶紫愣在那里,紧紧咬着唇,这般昂贵的手术费,就算把她卖了也没办法凑齐啊,她若有办法凑到钱,三年来早就凑齐了,又怎么会让她唯一的亲人受了三年病痛的折磨cs边城浪子?
    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弄到钱给你做手术,哪怕真的把自己卖了也在所不惜,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你是女儿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若再丢下我,我怎么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叶紫坐了小片刻就离开了拉线双眼皮,临走时,她拜托与父亲同一病房的余大叔多照顾一下父亲,余大叔笑着向她保证一定会的。
    叶紫走出医院,坐上了去星辰公司的公交车,她要去找凌晨,现在他已经有足够自保的能力,她要将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她相信,凌晨哪怕不爱她了,至少会原谅她,只要他看在他们相爱一场的份上借钱给她,她不奢求能重新和他在一起。
    回到星辰,门卫大叔告诉她凌晨已经走了,她不知道去哪里找他,情急之下突然想到一事,赶紧掏出手机给田一一打电话:“喂,一一,你有楚林的电话吗?”
    叶紫心中也有些胆怯,但想到病床上的父亲,她不得不鼓起勇气,主动向前打招呼:“凌晨,我是叶紫,好久不见,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凌晨却在见到来人是她时桃色情人,全身的寒意又重了几分,他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不悦地看向楚林:“谁让你带陌生人进来的?”
    叶紫走向前几步:“你不要怪楚林,是我求他的那海兰珠,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你给我五分钟时间就好了。”
    “我不会在不重要的人身上浪费半分钟时间!”凌晨犀利说罢,再次看向楚林:“看在我们多年的兄弟情份上,这次就算了,但绝没有下次!”
    楚林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叶紫说:“走吧!”凌晨向来说一不二,比他家楚老头还不能让人反抗!
    叶紫摇头,走到凌晨面前急道:“凌晨,我爸爸病得很厉害,需要一笔钱做手术,我只是想问你借点钱,我以后一定还给你的!”
    啪!
    昂贵的电脑被粗鲁地合上,发出一声响亮的不满,旋转椅上的男子两手交叉在大腿上,懒散地靠着椅背,冰冷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你当我凌晨是什么?要甩就甩?要帮忙就帮?叶大小姐,你是不是太高估了你自己的份量?”
    叶紫着急地解释:“你听我说,当年的事情……”
    “当年的事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凌晨犀利锐利的话语十分刺耳,他拿出一枚戒指,重重拍在桌子上:“这便是你绝情最好的证据!”
    叶紫看了戒指一眼,痛苦地望向他:“你还留着它?”
    “是,它是我这些年前进的动力,如今,我不需要它了!”他抓起戒指,毫不留情地丢进垃圾桶!
    “不要!”叶紫想阻止,奈何戒指已经被丢弃,她心痛难奈,哽咽着解释:“我是有苦衷的,我是为了……”
    “我不想听!”凌晨狠绝打断她:“你听着,我是绝不会借钱给一个抛弃过我的女人,你别做梦了!”
    “权当我求你!”叶紫红着眼眶,一字一字说。
    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如此卑微过,以前他疼她爱她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只要她皱皱眉头,他便会心疼半天,别说是像此刻这样卑躬屈膝没有尊严地求他,可是她没有办法,他不听她的解释,走投无路的她,只能求他可怜可怜她。
    她以为,哪怕他对她还有一丝情意,也会答应她的请求。
    可是她错了!
    凌晨冷笑着看了她半响,嘲讽道:“想求我的人太多了,你有什么资格?你现在不过是个毫无价值的女人,你还以为你是千金小姐,可以让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当初你那般对我,你就没想过你也有求我的一天?”
    叶紫后退一步,脸色煞白。
    “原来你需要钱,我可以借给你!”
    叶紫眸光一亮,对啊,她怎么把楚林给忽略了?
    先前她以为楚林不在Y市,只是想问他要凌晨的联系方式,见到他后一心都在凌晨身上,便没往他这方面想,若早想到,就少了凌晨这一顿羞辱了。
    她正要说谢谢,谁知?
    “不准借!”凌晨霸道地阻了她未出口的话。
    叶紫咬了咬唇,心痛得窒息,凌晨,你真的要对我赶尽杀绝吗?
    楚林拧了拧眉头,想说点什么,凌晨一道锐利的目光射来,阻了他的话。
    “不要说了,我们走吧!”
    她没想到,曾经爱她如命的男人,今日竟连她一句解释也不愿意听,那她当年的付出又算什么呢?难道只是一个笑话吗?
    一直想不出来凌晨会有什么安排的楚林,第二天到了公司后云端的日子,打开办公室的高清液晶电视看新闻,惊得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最新消息,不久前回国的商界大亨夏东辉给出500万的聘金在全市举办选妻大赛,引得无数美女报名参加,此事已经成为整个Y市的关注焦点,我台也会及时跟踪报道。”
    楚林关掉电视,上了楼顶,直觉告诉他,这事一定与凌晨脱不了关系。
    乐小雅踩着高根鞋,一脸职业笑容走了进来:“总裁,她已经报名了。”
    “我知道了。”凌晨很不耐烦地丢出几个字:“一切按计划进行。”
    叶紫从报名处出来,接到了田一一的电话。
    “叶子,你听说了吗?有人出五百万选妻,你的机会来了。”田一一兴奋的声音从话筒清晰地传来。
    叶紫能想象到她在一蹦三跳,不由得失笑:“听说了,而且我已经报名了。”她百度了一下夏东辉的资料,才知道他是凌氏的副总,必定与凌晨很熟,
    凌晨那么恨她,连楚林要借钱给她都不同意,就算夏东辉不介意她的过去,凌晨能不干扰吗?
    比赛地点在Y市最豪华的酒店千盛大酒店,夏东辉包下了整间酒店,足以凸现出凌氏的财大气粗及夏东辉钻石王老五的身家。
    叶紫到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美女们环肥燕瘦应有尽有,争娇夺艳雪猪油,或清秀出尘,或美艳迷人,或高贵华丽……她突然间有些怯场,如何能在这么多优秀的人当中脱颖而出拿到那五百万?
    “嗯,叶紫的题目答得极好,果然不负才女之名,我给她打满分或守鞠亚。”夏东辉看完视频下三人的试卷,称赞道。
    楚林不说话,因为凌晨的目的就是为了叶紫,此次比赛无论如何注定是叶紫胜出,他只是没想到叶紫是实至名归的中选人,不亏出生商业世家,眼光和想法都很成熟且独特。
    凌晨早就看完了试卷,一直冷着张脸靠在沙发上,盯着镜头下如何也掩饰不了紧张的蓝色身影。
    这个女人,尽管过了三年平民般的低端生活,只要稍微一打扮就能凸现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无论是长相,才学杠上酷总裁,生活常识,她都是出众的,就算没有他钦点,她也是众望所归的中选者,他猜,今日之后,她将成为Y市的焦点,他倒是要看看,她如何承受得住这份荣耀背后的巨大压力!
    “凌晨,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是选谁?”夏东辉忍不住催促,催完后又一脸颓败说:“明明是我挑媳妇,怎么要你来做决定?”
    凌晨冷冷扫了夏东辉一眼:“怎么?你对她很满意?”
    楚林立即缩了缩脖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躺枪。
    夏东辉脸上的颓败变成哀怨:“哪敢啊?”她可是你的逆鳞,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与你凌大总裁抢女人!
    凌晨哼了一声,说:“通知小吴,叶紫中选!”
    夏东辉和楚林同时松了口气,明明就是想帮人家救父亲,却要暗地里弄出个这么大的动静,累不累?
    叶紫面上虽然沉着独静加,内心的紧张却远远高于其他两人,她太需要这笔钱,这关乎到父亲的性命!
    “本次中选的选手是……叶紫洛希极限!”吴俊杰终于喊了出来。
    叶紫心跳如同漏了几拍,鼻子一酸险些哭了,她中选了,父亲有救了!
    “叶小姐,恭喜!”本来已经走了的蒋瑶拦住了她。
    叶紫礼貌道了声谢谢。
    蒋瑶却咬牙切齿道:“你凭什么赢我?你不过就是个虚荣无比的花瓶女人,若不是你长得比我漂亮,你怎么能赢我?”
    “蒋小姐,这场比赛公平公正,与我的长相毫无关系,愿赌服输,我赢得起,你为什么输不起?”叶紫最讨厌别人说她是花瓶,这次比赛她用尽努力,在别人眼中却是刷脸得来的,对她来说简直是侮辱!
    蒋瑶冷笑一声:“公平公正?到底是不是公平公正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谁不知道你和吴副总都是锦华毕业的,而且当年他还是你的追求者,难道不是他给你开了后门儿吗?”
    她多需要这五百万,她满怀希望以为自己会赢,却被这样一个女人夺去,她不甘心霹雳大喇叭!
    叶紫愣了愣,夏东辉以前喜欢她吗?她怎么不知道?这个蒋瑶怎么会对她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
    没等叶紫说话,蒋瑶又愤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是决定我人生的一个多么重要的机会,你为什么要跟我抢,姓叶的,你胜之不武,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戳下面的原文阅读,更有料!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