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地区局势三月蝗4 曹文轩作品 青铜葵花--兆明读书

发布时间:2014-08-01编辑:admin阅读:366

    三月蝗4 曹文轩作品 青铜葵花--兆明读书
    《青铜葵花》主要讲述没有血缘关系的两兄妹青铜与葵花的故事,全书表现了两个少年经受的苦难历程和面对苦难所显示的风度,在困难面前他们永不向命运低头。


    这天,葵花放学回来,抬腿迈门槛时,两眼一黑,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跌倒了。奶奶连忙跑过来。“宝宝,你怎么啦?”妈妈将她从地上拉起。她的面颊磕在门槛上,磕破了皮,鲜血正慢慢流出来。妈妈将她抱到床上。见她面色苍白,妈妈赶紧去厨房给她熬米汤。妈妈刚刚从别人家借了一升米。青铜放牛回来,见到葵花躺在床上后,便开始惦记着水泊中的那几只野鸭。第二天一早,他就拿了一张捕鱼的网,跟谁也没有说,独自一人进入了芦苇荡。他找到了那片水泊,但水面上只有倒映着的天空刘汗,别的什么也没有。“它们大概飞到其他的地方去了。”青铜等了一阵,想离开这片水泊,但最终却又坚持着在芦苇的背后坐了下来。他让自己耐心地等待下去。“它们大概去哪儿找食吃了,它们一定会飞回来的。”他从芦苇上打下两片叶子,将它们折成了两条小船。他抬头看看天空,见天空毫无动静,就走出芦苇丛,将芦叶小船放进水中,然后又赶紧退了回来。他拨开芦苇望去时,两只芦叶小船,已借着轻风,朝前行去了云彩和风儿。太阳越升越高,却一直不见野鸭们的影子。青铜便在心中祈祷着:野鸭啊,飞来吧。野鸭呀,飞来吧……快近中午时,天空竟出现了一大群野鸭。青铜一见,十分兴奋。然而,这群野鸭却朝另外的地方飞去了。青铜失望地叹息了一声,拿起渔网,准备撤了。就在这时,又有几只野鸭出现在了水泊上方的天空。青铜的目光,紧紧地追随着它们。他似乎认出了它们:就是那天看到的那几只野鸭!野鸭在天空盘旋了一阵,开始下降。野鸭是飞鸟中最愚笨的飞鸟,翅短,体重,飞起来,没有一点舒展与优雅。它们落在水中时,简直像从天空抛下了十几块砖头,扑通扑通桂纶美,将水溅起一团团水花。它们只是转动着脑袋,警惕地打量四周,见无动静,才放心地在水上游动起来。它们或拍着翅膀,嘎嘎叫上几声,或用扁嘴撩水拭擦着羽毛,或用扁嘴吧唧吧唧地喝着水。那只公鸭又大又肥。它的脑袋是紫黑色的,闪着软缎一般的光泽。那些母鸭,就在离它不远的地方林敏俐,做着各自愿意做的事。其中一只身体娇小的母鸭,好像是公鸭最喜欢的,见它游远了,公鸭就会游过去。后来,它们就用嘴互相梳理羽毛,还用嘴不停地在水面上点击着,好像在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公鸭拍着翅膀,上了母鸭的背上。母鸭哪里禁得住公鸭的重压,身体顿时沉下去一大半,只露出脑袋来。说来也奇怪,那母鸭竟不反抗,自愿地让公鸭压得半沉半浮的。这让青铜很担心。过了一阵,公鸭从母鸭的背上滑落下来。两只鸭好像都很高兴,不住地拍着翅膀。拍着拍着,那只公鸭居然起飞了。这使青铜一阵紧张——他怕公鸭将野鸭们都带走。可是,水中其他的野鸭却无动于衷地浮游于水面,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公鸭在天空快乐地飞翔了几圈之后,又落回水泊。它不住地将清水撩到脖子上。那羽毛滴水不进,水珠亮闪闪地滚动着。青铜抓着渔网,等待着时机。他能抓住野鸭的惟一可能就是等它们潜入水中嬉耍或是潜入水中寻觅鱼虾、螺蛳时,突然将网子抛撒出去李诣凡,野鸭总要浮出水面,也许就有一两只恰好被网子罩住,脑袋卡在了网眼里。可是,这些野鸭只是漂浮在水上,没有一点儿潜水的意思。青铜的双腿已经有点儿麻木,头一阵阵发晕,两眼一阵阵发黑。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就慢慢地躺了下来。他歇了歇,等身上有了点儿力气之后,又爬起来去盯着那些野鸭。野鸭似乎也歇足了劲,有点儿不安分。它们在水面上游动起来,并且游动的速度显然加快了。不一会儿,有两只年轻的野鸭嬉闹起来。其中一只先挑衅的,被另一只追赶着,眼看就要被追住时,脑袋往水中一扎,屁股朝天,金黄的双脚连连蹬动之后,便扎进水中去。中东地区局势追的一只,见被追的一只一忽儿不见了,身子转了一圈,也一头扎进水中。
    这种嬉耍,很快扩大到全体,只见,这几只扎下去魅世倾狂,那几只又从水里冒出来,一时水面上热闹非凡。青铜的心提了起来,抓网的手满是汗,两腿直打哆嗦。他叫自己不要再打哆嗦,但腿哪里肯听他的,还是一个劲地哆嗦。腿一哆嗦,身子跟着哆嗦。身子一哆嗦,芦苇跟着哆嗦,发出沙沙声。青铜闭起双眼,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519888。经过一阵努力,才渐渐止住双腿的哆嗦。水面上,突然一片寂静:所有的野鸭,都潜到水中去了。青铜应该立即冲出去,将网抛向空中。十拿九稳,会逮住几只野鸭。然而,青铜竟犹豫着。等再坚定起来时,那些野鸭已三三两两地钻出了水面。他懊悔不已。只好等待下一个机会了。等又一个机会到来,已是两个钟头以后了。这一回,只有一只野鸭还浮在水上,其余的都不见了。青铜没有丝毫的手软,猛地冲出去,身子一个打旋,网像一朵硕大的花,在空中完全开放,然后刷地落进水中。浮在水上的那一只,早已惊叫着飞到天上。水中的野鸭或许听到了同伴的警报,纷纷从水中钻出王敬之。不知为什么,一只一只地都不在网中。它们出了水面,就拼命扇动翅膀升空。青铜眼巴巴地看着它们飞走了。网子还在水中,水上一片静悄悄的。浮云在水中游走着。青铜垂头丧气地走进水中去收他的网。就在这时,他看到网下在不住地冒着两行水泡。那水泡越来越大。大网好像被一股力量顶着,正往水面上浮起。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像是木榔头不住地敲打着胸膛。水面泛起浪花,水下显然有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在挣扎。青铜简直想一头朝那浪花处扑过去。一会儿,青铜看到了一只野鸭:它的脑袋与翅膀都已被网子所缠绕,正在竭力地挣扎着。他好像认识它:它就是那只公鸭。公鸭的力量似乎还未消耗掉,它在见到天空时,居然猛烈地拍着翅膀,将网子带向了天空。青铜一见,猛扑过去,将网子重又按回水中。他不敢收网,而将网压在腹部。他感觉到水中有什么东西挣扎。他心里很难过,他想哭。但他还是死死将网子压在了水中,直到觉得水中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那些野鸭并未远走,而是盘旋于天空,不住地哀鸣着大学生自习曲。青铜将网子从水中收上来时,那只公鸭已经死了。这是一只十分漂亮的公鸭,脖子上有一圈亮毛宋名扬,眼珠如一粒油亮的黑豆,嘴巴闪动着牛角般的光泽,羽毛丰满,那只黄金脚,干净鲜亮。青铜望着它,心酸溜溜的。天上的野鸭终于远去。青铜激动地背着渔网,跑出了芦苇荡。他从河边走过时,有几个人看到了他,问:“你网子里有个什么?”青铜得意地将网张开,让人家看清了那是一只好大好肥的野鸭。他朝问他的人笑笑,然后,旋风一般跑回家中。天已接近傍晚,家中空无一人。奶奶还在外面挖野菜,葵花还没有放学,爸爸和妈妈在田里干活还没有收工。青铜抓着那只沉甸甸的野鸭看了看,决定要给全家一个惊喜。他将鸭毛拔下,用一张荷叶包好(鸭毛可以卖钱),放在草垛底下,然后拿了刀、切板与一只瓦盆来到河边。他将野鸭开肠剖肚地收拾干净后,剁成块放入瓦盆。他将瓦盆中的野鸭肉倒入一口锅中,放了半锅水,然后他在灶膛里点起火来。他要在全家人回家之前,崔心心煮出一锅鲜美的鸭汤来。第一个回到家中的是葵花。这些日子,大麦地的孩子,一个个都变得嗅觉灵敏。她还未进家门,就远远地闻到了一股让人嘴馋的气味。那气味分明是从她家的厨房里飘出来的。她抬头看了一眼烟囱——烟囱还在冒烟。她嗅了嗅鼻子,快速奔回家中。那时,青铜还在烧火,脸被火烘得红通通的。葵花跑进厨房:“哥,你烧什么好吃的?”说完,就去揭锅盖,一股白色的热气,立即使她眼前变得一片模糊。过了好一会,她才看清锅。锅里咕嘟咕嘟沸腾着,鲜气扑鼻。青铜走过来,先盛了一碗汤给葵花:“喝吧喝吧,我打到了一只野鸭,肉还没烂呢,你就先喝汤吧!”“真的?”葵花的眼睛闪闪发亮。“喝吧。”青铜用嘴吹了吹碗中的汤。葵花端起碗,使劲用鼻子嗅了嗅,说:“我要等奶奶他们一起回来喝。”“喝吧,有的是汤。”青铜劝道。“我喝了?”“喝吧!”葵花小口尝了一口王今心,一吐舌头:“呀呀呀邵乔茵,都快把我舌头鲜掉了!”她看了一眼青铜,也不顾那汤烫不烫,抱着碗,便一口接一口地喝起来。青铜看着已经瘦了一圈的葵花,静静地站在她的面前。听着妹妹咕嘟咕嘟的喝汤声,他心里不住地说着:喝吧,喝吧,喝完了,哥哥再给你盛一碗!不知是眼泪还是锅里的腾腾热气飘动,他有点看不清葵花了……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