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结束三途·恶鬼(二)-一羊一熊一狐狸

发布时间:2019-04-22编辑:admin阅读:391

    三途·恶鬼(二)-一羊一熊一狐狸
    ?你知道我在等你

    作者 | 会会
    幸好忘川这次出去没有耽误太久,很快就回到了店里,冥司那位大人也才喝罢一壶茶......
    “你倒是派头大翁德隆,次次都要我等上半晌。”
    “又没让你等着。”
    男子手握杯子的手紧了紧又即刻松开。
    “从你这三途丢的鬼,是不是该交还给我了?”
    “青冥,你的鬼丢了不找办事的鬼差,找我干什么。”
    那位青冥大人没有再接话,跟着忘川入了后院,院子里的棋局已经摆好。
    ?@画师:棉花圃
    说起来,青冥认识忘川也有些年头了,当年的忘川还是天界赫赫有名的上神,为了另外一位神君大闹冥司,用她的清泉剑架在他脖子上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
    如今能相安无事地坐在棋局前,大抵是笃定了自己不会真的找她麻烦罢两会结束。
    棋子一来二去,倒是相持不下的局势。
    “我也只是代为传话,上头来令,既然已经不属六界,你找你的人我们不干预,你也不要越界。”
    “哦?”忘川放下手中棋子,仔细端详起青冥来数鸭子简谱。冥司的秩序哪里是她这个不在六界之人能够干扰的,她至多就是让那些终究会解决的事情提早解决而已。
    倒是没有等她细想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深意,青冥便岔开了话头。
    “对了,你明知她便是盈月的另外一魄,渡完生劫便可归位。为何任由她流落在这混沌之界?”月影月影,便是盈月的影子而已。
    “你觉得是我的错?”忘川反问。
    青冥无奈,轮回渡劫虽说是惩戒犯事仙君的法度。但也不乏一些天上的仙君为了正视自己内心的邪念我外母唔系人,得以突破修为关卡,将自己的魂魄送至人间历劫。能完好归位自然是好事,不能也不过是再到仙境闭关修炼数百年的光景。
    这事是看当局者自己的悟性,旁的人自然是插不上手,也改变不了的。他的冥司毕竟也只是个渡口,这些仙君们不在他的地盘出事他便不会插手医圣记。
    盈月是因为自己的执念才将魂魄送到了人间,但她也没想到自己执念竟会如此之深,甚至不愿回到天界功夫哥。逗留于三途,他还以为忘川会出手相助,盈月毕竟是和她相处过多年的姐妹。到底是他低估了她的执念......
    “是我多言了,话我已经带到卢英德,你自己多加斟酌。至于盈月的事,尽早了断吧。”
    留下话和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局豪门禁恋,青冥带着他的鬼差离开了三途。
    临走前看了一眼挂在门前牌匾上的“三途”二字,都说殊途同归,可她等的人是注定不会经过此地的......
    ?@画师:伊吹五月

    天界诸神,大多由灵物修炼而来雾中楼影视,天生神胎甚少,本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是神胎修炼的时间要比凡尘灵物短上许多。莫寒便是万中无一的生来神胎,隶属镇守西方的白虎一族。
    神界初立之时,魔界和天族势不两立,常年战乱。是以天界又分五帝,四方帝君共同护卫位于中部的天帝。日子长了赖芊合,魔界不再作乱,两方皆休养生息自行我路。
    五帝之间便隐隐有了分庭抗礼的意味,各自为政。虽然仍旧以天帝为尊,但各自的地盘上,划分了势力圈。白帝膝下就这么一个独子,将来帝位当是要传给他的。
    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六界安稳的条件下衍生的问题。天界终究是一体的,这些小辈们可不曾考虑过这些问题,天帝也不是傻子。
    毕竟四方帝君家里的小辈倩男幽魂,都是由天帝教导,要在天宫任职满三万年才可归于各方的前妻回家。这段时间里,各方都不能干预他做的任何决定,这是早就立好的规矩,谁也反抗不得的。
    除了四方帝君家的小辈们,天帝自己的族人进化狂潮,天界还有一些散仙,凡尘灵物修炼得道的神仙。忘川那时便是这些散仙中的佼佼者,修为悟性极高,深得天帝喜爱。
    ?@画师:无轩
    莫寒、司音、司战、司命、还有忘川。只有莫寒和忘川是没有神职的,他们一行相处了万年,有一天,天帝领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他们面前。
    “这是你父君领来的孩子,说是你妹妹,日后就交由你们照料了编码的奥秘。我还有事要忙,你们不许欺负人小孩子。”
    天帝说完便走了,所有人都围过去,大眼瞪小眼。那女孩怯生生地躲到莫寒身后,抓着他的衣角。忘川看着她的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盈...盈月。”
    莫寒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去蹲下钱枫孙俪,对着小女孩甜甜一笑财神有道。可这灿然一笑也不知是误了谁。
    “是你呀,父君来信说路上捡了个宝贝,你不记得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对吗?”
    “嗯。”其实她已经想起来自己是一只在山林里修炼了数千年的梅花鹿,不小心遇上了大妖怪,没能打过妖怪,被路过的白帝出手相救,还认她做女儿。
    她那时只是受了惊吓一时没能及时回答,现下眼前的仙君如此温和好看地问她。她便只会跟着点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这便是初见,盈月对自己的这位“哥哥”十分依赖。时时不离,活脱脱的小跟屁虫。莫寒一直以来都是跟着忘川跑的。突然来了一个妹妹,莫寒难免会分一些注意力到她身上。以至于忘川对盈月,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但若说忘川讨厌她,也不至于牵挂你的我。忘川向来是嘴硬心软的主,见不得自己的人受欺负。这个“妹妹”是托付给他们照顾的。刘梦夏即便自己在她面前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若是有人在背后议论这个白帝“义女”的长短,她定是论起袖子就要和人打一架的。
    前缘暂且不谈,莫寒出事之后盈月选择留在天界继续修炼,忘川则来到三途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数万年过去,忘川还是三途河畔的忘川蔡珍妮,盈月早已任了神职,心中执念未减反增,于是将自己身体里执念最深的一魄送入凡尘历练......
    ?@Vsinger

    图片来自网络,侵歉删。
    ?作者:会会。前缘往事,和眼前的选择固然有所联系,但却不是主要因素,解不开的心结不会停留在过去,只是因为人有执念,所以放不下。
    ▼一些故事,一些琐事▼一羊一熊一狐狸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