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吧三界第一帅,凌霄殿外笑-木都野

发布时间:2014-11-08编辑:admin阅读:515

    三界第一帅,凌霄殿外笑-木都野
    自共工怒触不周山,女娲补天之后,原本的承天之山便断了半截,但就算是断了半截的不周山,也有天的一半高,它仍然是人间有数的名山、高山。
    不周山四面皆被海水包围,远远看去好像是从海里长出的一般。此刻山巅之上,悟能与那素衣女子对视,双方都毫不退让,二人都很坚定,也很执拗,谁都说服不了谁。紫月大眼睛眨啊眨!满是好奇与疑惑,心道:“大帅,嫦娥姐姐,你们都已经在这里站了两天,不累的么?”小脸皱着,她偷偷锤了锤自己的小腰,抬头望望天,啊呦一声,喊道:“大帅,那十个人又来了!”
    只见天穹之上,十道巨大的身影出现,整座不周山震动不已,轰隆隆,巨石自山峰坠下,落入汹涌的海中,击起一片片浪花。
    紫月一个不稳,险些摔倒,悟能一手探出,牢牢扶住了她。紫月害羞的一笑,不好意思地瞄了一眼嫦娥。
    嫦娥对着紫月轻轻一笑,后对着悟能怒道:“天蓬,还不快动手解了我的定身咒!”
    悟能无奈道:“不行,我这一解开,你就又要寻死!不干不干!”悟能脑袋连连晃着,一口拒绝。
    嫦娥就很生气,可是她还是温柔道:“乖,天蓬小弟弟,快!给姐姐解了咒!姐姐答应,肯定不去寻死松鹤墓园。”
    悟能心中冷笑,我堂堂天河军的大帅,西行五人组的智慧担当,会上你的当?摇了摇头,一脸的不相信。
    嫦娥怒极:“好你个天蓬,翅膀硬了是吧廖亦崟!忘了姐姐对你的好了是吧!居然敢给姐姐下定身咒了!解不解开,不解开我就把你当初偷看我洗澡的事儿说出去!”
    “嗯?唔......唔?唔唔唔。”嫦娥秀眉一瞪,眼中杀气凌厉。悟能身子一抖,原来是他又对这三界第一美女下了个禁语咒!
    “咳咳!紫月你刚刚没听到什么吧!”悟能小心地道。
    “风浪太大了,大帅您说什么?”小丫头眼中满是狡黠。
    悟能抬起头看了一眼,轻声说道:“不就是十方天尊吗?就是没有后羿弓,我一样不怵!”
    说罢,悟能召出九齿钉耙,冲天而起,便与天穹上的十道身影大战起来。这场大战,四海倾覆,天地翻转,悟能身上竟是豪无仙气,身上的黑芒凝实如水,这等妖气,几乎可以说是三界第一妖了。
    十方天尊更是吃惊,他们都以为这天蓬元帅受了重伤,要拿下他并非多难。却不想,竟仍是这般悍勇!
    一人沉声开口道:“天蓬,你好歹曾是天宫的大帅,竟然自甘堕落,化为妖物,此番,你再无入仙籍的可能了!”
    “哈哈潘洛斯阶梯,天尊,莫要说笑了,我连南天门都砸了,还做什么神仙,何况!已经做了几万年了,本大帅已经做腻这神仙了,现在就要做妖耍耍!”悟能觉着这天宫的神仙真是无聊,老说废话。
    “哼,那我等今日就叫你灰飞烟灭了!”十方天尊一同出手,天穹之上十道七彩虹光组成了一方可镇压万物的大印,只见此印一出,日月为之失色,不周山都要被压垮,下方巨浪暴涨,不知拔高了多少,竟然就要漫过山顶,那只剩半截的承天之山在巨浪之中显得那么孤独,风雨飘摇中似乎随时都会崩塌。
    远处望去,大印之下的悟能就如同一个小小的黑点,蚍蜉撼树,翻身不得。
    悟能运起全身的力量也难以抵挡,全身龟裂,鲜血四溅,自天穹坠落于山巅。紫月顶着大印的压力,跪倒悟能身边,双手摇晃着他,哭道:“大帅,大帅!”
    十方救苦大印,就算是悟能化妖,但毕竟早已深受重伤,他还是抗不住。悟能艰难的睁开双眼,苦涩道:“不愧是与四御齐名的十方救苦天尊!”
    这时嫦娥怀中的木匣震动,光华闪烁,竟是将嫦娥身上的咒语解了,嫦娥走到悟能身边,上瘾吧一脸鄙视道:“呈什么能?一身根基早就坏的七七八八了拔牙歌,还打?”
    悟能沉声道:“你们俩快走,我拖住他们!”
    紫月摇了摇头,嫦娥笑了笑。
    嫦娥说道:“她是你媳妇,我可不是,你是我弟弟,所以你这次要听我的!”嫦娥低头看着怀中的木匣,轻轻的将它打开,原来这木匣里放的是一把古朴的长弓,这弓通体石质,却没有弓弦,只淡淡的有一层光晕流转,好似被尘封许久。她目光温柔,玉手轻抚着弓身比比西,好像跨越了无数万年又见到了那人,广寒仙子的眼中再无冰冷与死寂,却有了一丝不知多少年未曾出现的幸福。
    悟能脸色痛苦:“嫦娥姐姐,我不需要!”
    “天蓬,别傻了!不然那紫微帝君何必送我下界?”
    “紫微,还有那猴子,早晚我老猪要和他们得算算这比账?”说着又吐出一口血。
    嫦娥笑道:“算个屁啊!再吐血你就挂了。”嫦娥将长弓拿出,望着天空,漏出一抹冷笑,那是比广寒宫还冷的笑。
    天穹之上,冷漠的声音传来:“嫦娥,交出后羿弓!”
    “做梦!”
    “小小的广寒仙子,找死!”
    而后大印落下,就要镇压三人。“啊!”悟能大吼一声,黑色的妖力汹涌而出,法身再出,双手拖住大印,只是这次,法身之上也是血迹斑斑。而不周山也终于开始崩塌,一道巨大的裂缝自山顶而现,直通入海,并不断的像四周漫开。
    嫦娥与紫月在这威势之下,皆是单膝跪地,她咬着银牙说道:“小月,他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紫月小脸皱着,可还是勉强笑着,艰难的开口道:“嫦娥姐姐,我听你的!”
    ......
    “小月,只有后羿弓才能为天蓬带来一线生机!”
    “嫦娥姐姐!我该如何做?”
    “以我之血让后羿弓开封,以你之血为后羿弓接弦!不过,弓开,我二人则亡!”
    “嗯周家班!”紫月轻轻的应了一声闪烁拳芒。却是无比坚定。而后她又说道:“嫦娥姐姐,你,是喜欢大帅的吧?”
    “哼!也就只有你会喜欢这个猪头,不过!”嫦娥看了一眼睡在一旁的悟能,摇头叹道:“也只有他才会喜欢你这个傻丫头,都是傻子!”
    篝火在静谧的黑夜中闪耀着金色的光辉,两位女子就静静看着睡去的悟能,可惜,悟能很不适宜的砸吧砸吧嘴,念叨着:“小月,本大帅来了!”
    然后夜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还有一声冷笑。
    ......
    嫦娥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轻轻的一划,皓腕之上,鲜红的刺目。血液流淌在后羿弓之上,弓身嗜血,很是贪婪。嫦娥的鲜血不断的涌入,她的俏脸也愈发的苍白。
    紫月接过了嫦娥的匕首泣血韩城,义无反顾,那小脸带着决然的幸福,鲜血如虹,后羿弓那断了的弓弦再次出现。
    悟能看到这一幕,目呲欲裂,吼叫着,声嘶力竭,柴鸥却无能为力,天尊大印压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曹杨中学。一位天尊暗道不好,就要出手,想要击杀二女,悟能恨欲狂,他收起法相飞身扑出护在二女上方,堪堪当下了这一击,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三人的血于后羿弓汇聚,弓身上的石甲,不断的碎裂剥落,弓弦发出的光芒更加的璀璨成诗京。
    “呵呵!你这该死的猪头,早早听我的何止如此,现在好了,怕是我们都要死了。”嫦娥凄然说道,望着悟能,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看了看紫月,温柔一笑,闭上了眼。
    紫月那小脸满是痛苦,眉头拧着,咬着银牙,就那么看着悟能,前世今生能遇到大帅,真的很好,大帅,我要走了。小月也好四大龙,紫月也好,你都是我的大帅!广寒宫中,玉树之下,身披盔甲的大帅,一身白衣的女孩,月光之中,相约轮回!
    不周山已经开始沉入海底,滔天巨浪越过山巅,一方印下,只有那死死坚守的三人。紫月胸前的月坠闪过一抹金色的光华,一根金色毫毛出现,那毫毛化作一道金光护住三人,悟能感到一丝暖流涌入身体,他睁开双眼,喃喃道:“大师兄?是了,大师兄的毫毛轮回难覆、万法不灭。”
    “哈哈哈哈!”悟能狂笑着,一手拿起了后羿弓,而后手指一点,毫毛化作一道金光将紫月与嫦娥护住,只见金光流过北京我的爱,二人伤口愈合,脸色也渐渐恢复了一丝血色,但依然沉睡着。悟能嘴角露出笑容:“睡吧!醒来以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悟能翻身,举起了后羿弓,那弓通体漆黑,弓身上金丝镶纹,弓弦散发着如血般的红色光芒。举弓一刹,三界震动,后羿弓再现天地。天宫上玉帝如来一脸冷漠,凌霄殿外齐天大圣咧嘴一笑,却目露悲伤。
    悟能身上光华冲天,光华中人身猪相不见,而是一位身披银甲,面目俊朗的将军,果然如他所言,天蓬是那九重天上有名的美男,悟能口中嘀咕:“可惜了!可惜了!这么威风帅气的我,小月和嫦娥姐姐没有看到!“这让他好生懊恼。
    他张弓搭箭,睥睨天下疯狂来往,十道长虹贯天,天尊大印蹦碎,苍穹之上惨叫连连,天宫十方救苦天尊就此陨落。悟能很是满意,摸着下巴笑道:“后羿也不过射出了九箭,今日我可是比他要多射了一箭啊!以后不如改名叫天蓬弓吧!”
    而他的身体此刻满是裂纹,身体缓缓化为碎片,悟能一脸不爽:“不行,老子还得在射一箭,就特么超出一个数,记录很容易就被打破啊!”
    他撑着破碎的身体,缓缓拉开弓,大笑道:“这么热闹的时候,我老猪能不参与吗?没有我老猪开路,你们还玩什么?”
    一道长虹直刺苍穹,冲破了九重天,划过了轮回道,凌霄殿内一声巨响,那辉煌的殿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那道箭虹冲破殿顶后,在九天上化作了一个咧嘴而笑的猪头,笑得痛快,笑得潇洒。
    白龙吼道:“二师兄,真他娘的帅!”
    悟净暗自抹泪,悟空无奈一笑:“好了好了!你最帅!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三界第一帅!”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