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s7发布会视频三毛生前挚友在东方书店分享三毛的痛与爱: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创意昆明

发布时间:2018-12-15编辑:admin阅读:103

    三毛生前挚友在东方书店分享三毛的痛与爱: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创意昆明

    ▲薛幼春在读书分享会现场讲述她和三毛的故事
    文化动态
    CultureNews
    她一生居住过多地,充满坎坷,她精通多国语言,她特立独行、冷艳漂亮,她离世时年仅48岁,她是陈平(原名陈懋平)潘启翀,她用“三毛”作为笔名先后出版了《撒哈拉的故事》《梦里花落知多少》《雨季不再来》等近二十部书籍,译制了《刹那时光》《兰屿之歌》等多部外国文学作品,剧本《滚滚红尘》获金马奖提名创业史读后感,参与多首歌曲填词……7月25日,作家三毛生前挚友薛幼春来到昆明东方书店,在读书分享会上和大家分享她心中“永远的白玫瑰”。

    用洒脱的正能量影响着身边人
    分享会还未开始,书店内已经坐满了各方汇集的书迷,共同缅怀、致敬这位深受大家喜爱的作家、朋友、家人。“我永远记得那是1987年1月23日,我第一次接到了三毛的电话,她在电话里除了和我打招呼、自我介绍外,还告诉了我她的家庭地址,我想这大作家竟然对人如此真诚,正是这种真诚影响我到今天。”薛幼春缓缓地说道精灵幻境。
    三毛1979年回台湾后,薛幼春作为三毛众多读者中的一位,给三毛寄去了一封长信,而后就接到了前面提到了那通电话。薛幼春在信中提到了自己早年在屏东老家用心照顾失明奶奶和整个家庭时,正好被丈夫和公婆看到,而公公当下就和当时还未与自己成亲的丈夫说,这个姑娘非娶不可,大概是这个情节,让三毛看到了自己对家庭对婚姻的忠诚与体贴,所以才会给自己来电。而后,两人经常在深夜通电话,互相畅谈自己的心事,就这样,她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薛幼春女士穿着她三十年前的衣服,在丽江的街头
    薛幼春回忆,三毛不会去关注人群中最闪光那个,反而最弱小的会引起她的关注,去和他交谈,抑或是用其他方式帮助他绍兴护士学校。“我现在一直坚持的事中,其中一件就是做善事,我这二十来年,收养了四十多只动物田中精机,可能也因为这份善良,才和同是心善的三毛成为了朋友。”薛幼春微笑着和大家说道。同时,她也告诉大家,要活在当下,敢想敢做,就像三毛一样,不要有所束缚,趁年轻实现自己的梦想,不要给人生留下遗憾马勺脸谱。

    8岁 、6年、 一辈子
    三毛在西班牙马德里求学时,遇上了西班牙人荷西,荷西对这位东方异国女子一往情深,为了三毛对沙漠的痴迷,荷西先行至撒哈拉给三毛建立一个幸福的家。1973年,相差8岁的姐弟恋修成正果田灵儿,在西属撒哈拉沙漠的当地法院拜师八戒,两人公证结婚。而正是沙漠时期的生活激发了她潜藏的写作才华,并受当时《联合报》主编的鼓励,开始结集出书,《撒哈拉的故事》的出版,正式开启了她的写作生涯洪震南。

    幼春女士的分享,自然而亲切
    三毛在撒哈拉沙漠的时候,家徒四壁,就连吃饭都要考虑是蘸酱油吃便宜还是蘸盐巴吃便宜,但就是这种拮据的生活,却是她婚姻生活、精神最幸福又饱满的时光。“我们中国说结婚是称为‘成亲’,就是要成为亲人的,他们两人恩爱难分李明洲,以至于睡觉时候荷西不牵着三毛的手,都睡不着的。”

    讲者用情,听着亦用心
    美好的生活总是短暂的。1979年9月30日,荷西因为潜水不幸发生意外逝世,那时荷西不过28岁,两人结婚也不过6年,幸福美满的婚姻因为一场意外戛然而止k2288。薛幼春向众读者介绍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三毛父母去撒哈拉探望自己女儿女婿时拍下的。”她突然哽咽道:“这是陈爸爸陈妈妈第一次见到自己女婿,想不到也是最后一次。”三毛曾豁达地和父母说过,潜水是荷西喜欢的,不用去阻挠他,他喜欢什么就让他去,可这份豁达在爱人离世面前,什么都算不上,终究还是让外表镇静的三毛崩溃。
    1981年,胡中惠三毛决定结束流浪异国14年的生活,在台湾定居重新开始,但无法重新开始的,是这份烙在了心里一辈子的爱情万字的笔顺。

    “三毛就像白玫瑰,她为爱而生,为爱而死”
    薛幼春说三毛就是为爱而生,为爱而死的,分享会上多次提及三毛就像是白玫瑰。她说,其实三毛在荷西发生意外的时候,已经死过一次了。
    1991年的1月4号,三毛在台湾荣民总医院内自缢去世,接到消息的薛幼春号啕大哭,不知所措。两人互相视对方为亲人,所以就算已经过去了27年,在谈及这些往事时,薛幼春还是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泪水。

    听着全神贯注
    薛幼春说三毛一直都是化浓妆,深色浓艳的眼影,配上她独特的气质,特别美禄劝天气预报。三毛就是这样一个活在当下,敢想敢做,不太会为生活委曲求全的人。“都说父母在,不远游,三毛就是为了这份‘孝’,苦苦支撑了12年。”薛幼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事后,我去探望陈爸爸、陈妈妈,陈爸爸说他自己一点不意外,尊重女儿的选择,没有什么孝与不孝,她就是活不下去了嘛,你让她能怎么办。”三毛曾在给薛幼春的信件中写道:“我情愿上刀山,下油锅,如果我可以再与他生活一年、一天、一小时。三星s7发布会视频”薛幼春说,三毛的离世,让她崩溃,起初也不理解,但她看得出三毛对荷西的爱,慢慢地,她也表示尊重三毛的选择女警爱作战。
    一位来自文山的读者,唱起了罗大佑为纪念三毛所作的《追梦人》,其他读者小声和着,为分享会画上一个的句号。

    文 | 都市时报全媒体实习记者马旸

    线索提供·合作联系·编读往来
    kmwc2016@126.com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