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o三叔一家子--新疆 西域的风 【小说连载】《西盲》第五节-新长江文学

发布时间:2017-01-28编辑:admin阅读:234

    三叔一家子||新疆 西域的风 【小说连载】《西盲》第五节-新长江文学


    努力打造一流文学微平台

    刊名题写:王成勋

    小说连载

    西 盲
    ●西域的风
    (接上期)
    第五节 三叔一家子
    随着一声“明娃娃”房子里面的小套间里躬着腰走出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
    唐盼明抬头一看,便知道出来中年男子便是三叔。虽然他和三叔没见过几次面,但还是依稀记得三叔的大概模样,毕竟和自己的父亲是亲堂兄弟,身上依稀还能感觉到父亲的影子。
    三叔长的比父亲高出一头,国字脸,梳着大背头,脸上洋溢着慈祥的笑容。
    唐盼明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内心一阵温暖。
    “三叔!”他声音低低的叫了一声。心里似乎有一丝委屈,也似乎有一种莫名的难受。他自己都无法解释当面对三叔时的那种感觉。
    “我的娃,路上还顺利吧快板的打法?你爸前面给我来信说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先到房子暖暖身子,这一路上肯定累坏了。”
    此时,带唐盼明过来的少妇展颜一笑:“正明叔,我把人给你们送到了,长河还等我去仓库看种子去呢。”
    三叔哈哈一笑:“巧花,进来喝一杯水么,这一大早的忙个啥。”
    “就是的,巧花!喝口水了再去吧。”此时,三叔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招呼声。
    三叔转过身子露出了身后的女人。
    女人身材矮小,留着一个剪发头,脸蛋红红的,瘦削的脸上显得干巴巴的,眼窝深陷,两只手筒在袖口里。
    唐盼明猜测到,这可能是三婶,由于他从来没见过三婶,所以不知道三婶究竟是什么样子,今天一见,唐盼明突然觉得和他想象当中的三婶有点不太一样。
    少妇脚下没有停留朝房外走去,嘴里却连声到:“叔,婶不坐了,你们也知道长河的急脾气,看我没上去会犯驴脾气的,我这就走了,闲下来了我们再坐。”
    少妇说完便顺手挑开门帘径直而去。三叔走的门口招呼了一声便转回身来。
    “我的娃,赶紧进屋里暖和暖和,外边太冷了,这一路上肯定冻坏了。”
    唐盼明答应了一声,随着三叔走进里间房子。

    房子里靠墙的一角立着一个大方铁炉子,炉子擦得锃亮。此时炉子上放着一个小茶壶,茶壶旁边放着一个小茶罐,小茶罐里的茶水不断的翻腾着发出滋…滋的声音。炉子的另一角放着两张白纸,纸上并排放着几个油饼。
    离炉子不远的地方支着一张双人床,床上铺得厚厚的老远望去和席梦床没什么区别,上面用油布护单护着。屋顶用时下流行的塑料贴纸打的护顶。
    房间里的一个四十瓦的灯炮发着暗红色的光,后面墙上开着一个小窗户,由于房子年代久远,布局极为不合理。唐盼明心想,第一代垦边人当时是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开拓这片土地的,当时有这样的房子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好多人都住在“地窝子”(所谓地窝子就是从地下钻一个斜向下的洞,人居住在里面,有点像北极熊的窝)。
    三叔一边把唐盼明肩上的包拿下来放在床边,一边招呼唐盼明坐在火炉边。
    此时,三婶从桌子上拿过来一个玻璃杯子,用桌头上的湿毛巾擦了擦放在了炉子上。
    “明娃子,你妈的身体还好吧?”三婶边放杯子边问唐盼明。
    “婶,我妈爸妈他们都还好。咦!怎么没见顺平呢?”唐盼明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堂弟唐顺平不在房子里,所以顺口便问了一声。
    唐盼明看着三叔皱了皱眉道:“唉!自从入冬以来便经常见不到人影,不是喝酒就是打牌表弟凶猛,没啥正经事做,这不出去三天了都不见个人影子,都是些处不过阳世的人。”
    “你看你这人,大冬天,你不让娃娃玩,这数九寒天的让他给你种地去呢!还是拨草去呢!”
    三婶一脸不快的接过了三叔的话头。可能他不想让三叔在我这个侄子面前说自己儿子的不是,那样觉得脸上也没啥光彩。
    “去,给娃娃热些菜去,这一路上可能都没好好吃一顿饭了。”三叔不耐烦的打断了三妈的唠叨声。
    “婶,不着急。我还不是太饿,坐会顺平来了一起吃郑裕蒿。”唐盼明一看这情况忙打圆场。
    “明娃子,你和三叔先喝上一罐茶,我去给我热点菜吃。”三婶边说边向外间小屋走去。
    三叔和唐盼明围着火炉坐了下来,只见三叔熟练的操起茶罐往唐盼明眼前的玻璃杯子里面倒了一杯茶,茶水颜色呈褐红色,一看就知道是茶味正浓的时候。唐盼明其实喝不惯老家人喝的这种罐罐茶的,因为这种茶叶比平时的泡茶味道更浓烈,也是老家有茶瘾的人的最爱,但对于唐盼明来说这种茶叶和中药没什么区别。
    三叔一看就是深谙此道的人,只见他往嘴里边放一块油饼,再喝一口茶,人就觉得浑身全是活力我的书记人生,好像此时的茶水就是全天下最好的灵丹妙药一样。
    “明娃子,你的事你爸年前给我在信上已经说清楚了,你就安心在三叔这儿待着,至于包地种地的事慢慢找机会再说,你先慢慢适应西疆的生活。”三叔一边喝着茶,一边对唐盼明说着。
    “我知道,三叔!这回上来给你们添麻烦了。”唐盼明一边回答着三叔,一边喝着难以下咽的茶水。

    “八十九团六连是个好地方,我当年来西疆时,在这方圆一百公里的范围内挑来选去才选中这个地方的。这个地方相对于其他连队来说离团部近,另外土地肥沃,风沙相对较小大方天气预报,还有一点就是六连几乎全是咱们下面老家的亲戚朋友,如果有个应急的事还能互相帮衬一下潮皇食府。”
    唐盼明仔细听着三叔对八十九团六连的介绍,心里也觉得这将是自己以后数年甚至几十年要扎根的地方,不觉心中便有了一种归属感红云老祖。
    “妈!妈哎!”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声粗嗓门的喊叫。唐盼明一愣,随即便知道是堂弟唐顺平回来了。
    门帘一动,从外边闪身进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年青小伙子。小伙子长个一双小眯缝眼,头发好象几天也没有洗了有点凌乱,赤红色的脸上挂着笑容。身上穿着一件灰色西装,西装里头露出了红色的鸡心领毛衣。脚上穿着一双军警靴。
    小伙子进来一眼便看到炉子旁边的唐盼明立马喜笑颜开。
    “哈……哈!哥哥来了。”
    然后头一偏朝着三叔嬉笑着说道:“刚才从连部大院中碰见长河家的巧花嫂子说老家来人了。我还以为他哄我呢,原来是真的。”
    说着话他走到唐盼明跟前伸出蒲扇大的双手,紧紧的握住唐盼明的手,使劲的摇了摇。
    唐顺平比唐盼明小四岁。唐盼明从来没见过堂弟,因为父亲从小就离开了亲人漂流在现在的故乡,所以对于父亲老家的亲人唐盼明是很陌生的。
    “个子真高,比我都高出一头了,身体也很结实,以后咱哥俩就得一起干了。”
    “哥,你来了就好了,乔丽娅吃完饭我带你的连队到处看看。”堂弟唐顺平似乎很兴奋。
    “你这几日在哪儿鬼混呢?饭也不吃,家也不回的。”三叔似乎对儿子有些不满,皱着眉数落着。
    “前天和长河哥在他们家正在喝酒,龙双庆兄弟叫着到他们家帮忙打顶棚。没办法都是邻居又是老乡,我又去给人家帮忙打顶棚去了。打完顶棚大家又是一顿猛喝,都不醒人事了。”堂弟似乎不太害怕三叔,还在不停的诉说着他这几天的英雄壮举。
    唐盼明看着三叔边的眉头往一块凑了,脸耷拉着,显然是对儿子的所作所为很反感。
    “以后没事了少和龙双庆弟兄们搅和,那两弟兄就是人精,你的这猪脑子能和人家一起混。”三叔气呼呼的说道。
    “吓……爸,看你说的,人家两弟兄有啥不好的,都热情客气的,再说了都是老家来的,邻里邻居的帮帮忙又咋了,话又说回来,这大冷的天不喝酒,不玩牌还能干什么?”堂弟顺平对父亲的表现很不满意。
    唐盼明一看情势不对,再说下去这父子俩是不是要开战啊!
    “顺平,三叔不是那个意思千源网,咱帮忙归帮忙,但少喝点酒,晚上也得回家你说是吧?”
    唐盼明打着圆场,一边给堂弟递眼色。心说,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眼,看着老爷子不高兴不啃声就完了,还火上浇油。
    “你们父子俩在一起就没一个消停的时候,今天明娃子刚回来你们俩就着急的显摆能耐是吗?这不让明娃子看笑话吗?”
    三婶些时端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盘子里是刚出锅的菜,一盘是大肉青椒炒粉条,一盘是土豆丝。
    她一边走一边数落着三叔父子俩,这爷俩一听三婶这么一说都不支声了神医传奇。
    堂弟顺平殷勤的收拾的饭桌,一边嬉笑着:“还是我妈懂道理,还是我妈好啊!知道儿子还没吃饭。”夸张的表情让唐盼明浑身一阵发毛。
    唐盼明知道,三叔膝下一共有两个孩子,老大唐顺霞比唐盼明小两岁,已经成家就在八十九团十一连。老二就是堂弟顺平。由于就这一个儿子所以从小就有点娇生惯养,所以养成了顺平这种不管不顾大大列列的性格。
    唐盼明爸爸的老家在陇原的陇东地区,而唐盼明现在的家乡属于陇南地区,两地相隔几百公里,但由于那个年月交通不太方便所以互相来往较少。
    今天,唐盼明一看三婶炒菜的手法完全是陇东人的手法,不禁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再加上自己也一路没怎么好好吃上饭,所以觉得三婶的这两个菜似乎就是专门给自己做的,吃起来分外觉得爽口。
    三叔和三婶就是象征性的夹了两口就不吃了,唐盼明知道两位老人是怕自己认生,所以陪着自己一起吃,好让自己放轻松些。其实对于他们这样的老人来说,任何美味的早餐不如一口罐罐茶,一口油饼子。那种饮食习惯已经溶入了他们的血液里了,不管吃什么,最后解决问题的还是罐罐茶和油饼子。
    (未完待续)
    编辑:蔡竹良

    作者简介:西域的风,本名司金光,出生于1974年,1993年起在石家庄服兵役,1997年远赴新疆wbo,期间在建筑工地当过小工、装卸工等。2000年进入新疆财经学院学习,现从事财会工作,定居于乌鲁木齐。
    新长江文学欢迎您来稿
    投稿邮箱:
    CZL705@163.com
    投稿须知:
    投稿必须是没有在其它公众号平台(纸质报刊除外)发表过的原创首发作品。
    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报告文学、杂文、文学评论等均欢迎。如提供适合文章的配图更佳x8飞曲。
    投稿时请附2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1-3幅作者生活照。
    加编辑微信:CZL13706109333,关注公众号Dyczl 705,以便联系,掌握发文动态。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
    稿酬:
    文章发表7天内“赞赏”金额暂由编辑部代收,1/2为作者稿酬,1/2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低于10元不发稿酬古玩迷局。后续赞赏不再发放。


关键字